思路客小说网 > 汉天子 > 第七百八十六章 贵胄欺人

第七百八十六章 贵胄欺人

作者:六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
推荐阅读:都市奇门医圣 、军婚燃燃:重生国民女神 、重生之妖孽人生 、重生之最强剑神 、地府朋友圈 、悲剧发生前[快穿] 、网游之虚拟同步 、丹道宗师
思路客小说网 wap.ketion.com.cn,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!

    寇恂差点笑出来,侯霸弹劾朱浮,上疏天子,建议诛杀朱浮,陛下倒好,非但不杀,还要让朱浮任执金吾。

    虽说改制之后,执金吾的实权被大大削弱,基本退出九卿之列,但再没有实权,那也是执金吾,比幽州牧要显赫得多。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说道:“陛下决定让文臣来做执金吾,定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!

    刘秀闻言,哈哈大笑,赞道:“还是子翼深知我心!

    执金吾是负责京城治安的,属;ぞ┏堑淖詈笠坏婪老,如果这道防线生了乱子,将直接威胁皇宫。

    所以任命执金吾的人选,首先一定得是刘秀最信得过的人,其次,最好不是一名骁勇善战的武将。选来选去,在刘秀心目当中,再没有谁比朱浮更合适了。

    不管朱浮的为人怎么样,有多少的缺点,但他对刘秀是真的足够忠心,另外,朱浮本身也是个极有能力的人,为刘秀出谋划策,参与过不少国策的制定。

    寇恂含笑说道:“陛下深谋远虑,微臣自愧弗如!

    刘秀笑道:“子翼太自谦了!

    在南下的路上,刘秀也没有闲着,时不时地受到一些重要的奏疏。

    他刚刚启用侯霸,结果后者一上任,就弹劾朱浮,这让刘秀很不高兴,心里也在考虑要不要罢免侯霸的官职。

    经过寇恂这么一说,刘秀放弃了这个想法,决定继续留用侯霸,但对朱浮,他也不会做出惩罚,反而还将朱浮从幽州调回京城,担任执金吾。

    翌日,刘秀下旨,任命寇恂为汝南太守,颍川太守之职,由侯英接任。

    另,将寇恂原本的承义侯,改封为雍奴侯。承义是个小县,只千余户人家而已,可雍奴可是名副其实的大县,全县人口上万户。

    刘秀改封寇恂为雍奴侯,让寇恂也一跃成为洛阳朝廷的万户侯之一,与邓禹并驾齐驱。通过刘秀的封赏,也能看出他对寇恂的欣赏和倚重。

    在阳翟,刘秀只逗留了两日,第三天,刘秀起程,继续南下,向南阳进发。

    长话短说,不日,刘秀一行人过了颍川,进入南阳地界。

    现在的南阳,与以前可是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汉军南征南阳的时候,南阳可谓是满目疮痍,各县百姓,流离失所,而现在,再看南阳各县城,无不是又繁华,又混乱,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刘秀等人进入南阳不久,再往前走,便是叶县。

    叶县位于南阳和颍川的交界附近,是一座大县城。以前叶县的人口就超过万人,现在,叶城城内,估计得有四五万人之多。

    就连叶县周边的村庄,都是人满为患。天子仪仗刚进入叶县境内,县令便带着县府官员,前来迎接。迎接的地点,距离叶城,起码在二十里开外。

    叶县令名叫李简,是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,远远的见到天子仪仗行来,他立刻屈膝跪地,向前叩首。后面的县府官员也都纷纷下跪,齐齐叩首。

    等仪仗队伍行至近前,停了下来。李简偷眼瞧瞧,只见从一辆马车里走下来一位身穿黑色冕服的青年,他急忙大声说道:“微臣叶县令李简,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从马车里出来的青年,正是刘秀。他走到李简近前,站定,挥手说道:“李县令请起!诸位也都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以李简为首的县府官员纷纷起身,一个个缩着脖子,端着肩膀,躬着腰身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刘秀笑问道:“李县令!”

    李简急忙躬身施礼,毕恭毕敬地说道:“微臣在!”

    “此地距离叶城有多远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这里距叶城,有……二十余里!

    刘秀乐了,慢悠悠地说道:“旁人都是十里相迎,只有李县令,迎出二十余里!

    李简暗暗咧嘴,他听不出来天子说这话,究竟是在夸赞自己,还是在斥责自己。

    刘秀举目,环视四周,周围都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庄稼地,绿油油的一片,长势喜人。刘秀见状,满意地点点头,喃喃说道:“看来,今年会有个好收成!”

    民以食为天,只有收成好了,天下才会太平。作为社会底层出身的刘秀,可是深知这一点。

    李简点头哈腰地说道:“陛下乃真命天子,受陛下照拂,连上苍都眷顾我叶县,眷顾我汉土!”

    他这顶高帽戴的,让刘秀哈哈大笑,扬头说道:“李县令,我们进城说话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、是!陛下请!”李简一溜小跑的来到马车前,将帘帐撩起,根本不敢向里面看,低垂着头,等着刘秀上车。

    刘秀坐回到马车里,队伍继续向前行进,李简等县府官员跟在马车的后面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也就走出五、六里地,前方突然跑来一大群人,挡住了队伍的去路。

    在前方开道的羽林卫脸色同是一沉,其中一名军侯催马上前,怒声喝道:“大胆!竟敢阻拦天子仪仗,你等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这群人的穿着都不错,一看就知道不是流民,为首的一人,是个三十左右岁的青年,穿着锦袍,足蹬锦靴,一看就知是富贵家的公子。

    青年屈膝跪地,向前叩首,说道:“草民冤枉!”

    随着他一下跪,后面的众人也都纷纷跪地,这些人,大多都是青衣的家仆打扮,放眼看去,得有二、三十号人。

    见状,羽林卫无不大皱眉头,跑到天子仪仗前来喊冤,这是得有多大的胆子?

    还没等羽林卫发作,李简等县府官员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,看到跪地喊冤的众人,李简等人顿感头疼。

    对于这名青年,他并不陌生,青年姓王名奔,是叶县一带有名的大财主,家财万贯,家奴、门客众多,在叶县,也称得上是有权有势。

    当然,王家的权势也仅限于在叶县。但在那些从洛阳回来的王公贵胄眼中,财大气粗的王家,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看清楚是王奔阻拦天子仪仗,李简头皮发麻,他快步上前,低声训斥道:“王奔,你疯了不成?带上你的人,赶快走,惊扰了陛下,你有十颗脑袋都不够砍的!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王奔看了一眼李简,大声说道:“李县令不能为草民做主,草民也只能来求陛下为草民做主了!陛下,草民冤枉!”

    李简一个头,两个大,他拉住王奔的衣服,正要把他强行拽起来,拉倒一旁,这时候,虚英走了过来,目光如电的扫视一圈现场,沉声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羽林军侯急忙拱手施礼,说道:“虚英将军,此人在这里跪地喊冤!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虚英也是一愣,转头看向王奔。王奔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似的,以膝盖当脚走,向前跪爬几下,带着哭腔,哽咽着说道:“将军,草民冤枉!”

    虚英盯着王奔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草民王奔!”“你要告何人?”

    王奔看了虚英一眼,深吸口气,说道:“草民要告泗水王!”

    泗水王乃是刘歙,和刘秀一样,出自于长沙定王刘发一脉,按辈分,刘歙是刘秀的族父。

    刘秀与刘歙的儿子刘终关系特别好,两人打小就是玩伴。

    刘玄被杀后,刘歙和刘终便跑到洛阳,投奔刘秀。刘秀对他二人都不薄,刘歙被封为泗水王,刘终被封为淄川王。

    听闻对方要告的人竟然是刘歙,虚英不由得一怔,问道:“你为何要告泗水王?”王奔闻言,声泪俱下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:“草民在叶县北,有一片百亩的良田,可泗水王到了叶县后,硬说那片百亩良田都是他的,草民冤枉,请将军为草民做主啊

    !”

    虚英闻言,暗暗皱眉,他和刘歙并不熟,对于刘歙的为人也谈不上有多了解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李简,后者低垂着头,一声没敢吭。见状,虚英也就明白了,王奔状告之事,十有八九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你随我来!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身形一转,迈步向刘秀的马车走过去。

    王奔面露喜色,急忙从地上爬起,紧跟在虚英的身后。到了马车近前,王奔立刻屈膝跪地,脑门顶在地上,不敢抬头乱看。

    马车内的刘秀撩起窗帘,向外面瞧了瞧,问道:“虚英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虚英说道:“回禀陛下,此人名叫王奔,在路上阻拦圣驾,状告泗水王侵占民田!”

    刘秀闻言,眉头紧锁,刘歙回到南阳置地的事,他是知道的,但刘歙侵占百姓的农田,这事刘秀就不知道了。他看眼跪伏在地的王奔,说道:“让他近前说话!”

    虚英答应一声,走到王奔近前,说道:“陛下令你过去!”没见到天子的时候,王奔还能凭借一腔热血,大喊大叫的告御状,现在真见到了天子,王奔立刻蔫了,他根本不敢起身,跪爬着来到马车前,颤声说道:“草民……草民王

    奔,叩见陛下!”

    “起来说话!”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陛下!”王奔颤巍巍地站起身形,哆哆嗦嗦地站在马车旁。

    刘秀打量他一番。王奔的模样生得还不错,浓眉大眼,眼窝深陷,鼻梁高挺,五官深刻,但他的目光却总是飘忽不定,好像不敢正眼看人,给人的感觉很猥琐。

    “你说,是泗水王霸占了你家的田地?”“正是!”王奔壮着胆子说道:“陛下,泗水王霸占草民家的田地,县府不敢管,郡府更不管,草民实在是被逼无奈,不得已才来拦阻陛下的圣驾,惊扰陛下,草民罪该万死

    !”

    说着话,王奔又跪了下来,呜呜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刘歙乃王公贵胄,天子的族父,小小的县令,自然是不敢管刘歙的事。至于南阳太守,也正如王奔所说,更不会管这事,即便是管,也只会偏向于刘歙。目前担任南阳太守的人是刘顺。这位也是刘秀的同族兄弟,刘顺的父亲是刘庆,曾被刘玄封为燕王,后来在与赤眉军的战斗中,刘庆战死,刘顺则逃到洛阳,投靠了刘秀

    。刘秀虽然没有给刘顺封王,却也给他封了侯,而且刘顺的封地之大,甚至都超过了邓禹,是很多被封侯宗亲的数倍。刘秀的确很大方,无论是对自己的部下,还是对同族

    的宗亲。

    刘歙是刘秀的族父,刘顺是刘秀的族兄,论辈分,刘歙自然也是刘顺的族父。

    作为南阳太守的刘顺,又怎么可能会去管刘歙?于私,那是对长辈的不敬,于公,他只是侯,而刘歙是王,侯怎么能管到王的头上?所以,刘歙霸占王奔家的田地,没人管,也没人问,状告无门的王奔,最后也只能铤而走险,来找刘秀告御状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汉天子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六道的小说进行宣传;队魑皇橛阎С至啦⑹詹汉天子最新章节。

澳门娱乐网 濮阳市| 沈丘县| 淮滨县| 高淳县| 金湖县| 山阳县| 外汇| 松阳县| 陆河县| 西宁市| 阿拉善右旗| 芦溪县| 英德市| 耒阳市| 洪泽县| 苏尼特右旗| 凉山| 三穗县| 新化县| 留坝县| 浦江县| 公安县| 凤山市| 石阡县| 荆州市| 道真| 东光县| 通州区| 同江市| 西畴县| 邻水| 竹北市| 和龙市| 凉山| 佳木斯市| 高州市| 义乌市| 武冈市| 错那县| 那曲县| 栾城县| 广州市| 洱源县| 涟源市| 启东市| 五指山市| 名山县| 汪清县| 新昌县| 巴彦淖尔市| 英吉沙县| 邢台市| 东至县| 资源县| 牡丹江市| 麻阳| 裕民县| 莫力| 玛纳斯县| 宜良县| 庄浪县| 南投市| 湘潭市| 云安县| 凌云县| 东平县| 临海市| 扬州市| 郧西县| 扎赉特旗| 沙坪坝区| 邯郸市| 焉耆| 肃北| 化德县| 高阳县| 大埔区| 锦屏县| 成都市| 祁东县| 承德市| 临沧市| 桑日县| 高密市| 株洲县| 彰化县| 沁水县| 韶山市| 深圳市| 台安县| 临漳县| 丘北县| 襄城县| 宿迁市| 灵台县| 宣汉县| 汤原县| 涟源市| 库车县| 泽库县| 墨江| 桐梓县| 吴桥县| 潼关县| 新田县| 车险| 金湖县| 平乡县| 汉寿县| 秦皇岛市| 分宜县| 赤壁市| 山丹县| 响水县| 车致| 蓬安县| 武义县| 揭东县| 巴里| 安顺市| 恩平市| 临洮县| 元朗区| 广州市| 磐安县| 永州市| 江山市| 嵊州市| 忻州市| 绵阳市| 新巴尔虎右旗| 资中县| 慈利县| 台中县| 德江县| 阿合奇县| 涿鹿县|